切里尔.W

筠娘‖APH东方LL可爱的女孩子‖一美佩佩包子‖有点在意陀思和库狸狸

[叶乐][疼痛三十题]刺痛的发根

年年有鱼:

*跟  @gaygay_愚蠢的人类 这个家伙合写的  写完之后看到这家伙写的题目,然后觉得好像有仇一样,她写全联盟都知道俩人在一起了,我写全联盟都不知道俩人分手了,她写老叶揪乐乐小辫子揪上瘾了,我写张佳乐去剪头发了【x 还能好好做朋友吗!

*这篇卡成了意识流……乱七八糟凑活看看


  [叶乐][疼痛三十题]刺痛的发根

  

  全联盟没一个人知道张佳乐和叶修分手了。

  正如也从来没人知道他们曾在一起过。包括张佳乐自己。

  此刻的他正坐在理发厅。刚刚理发师走了个神,剪刀绞住几根发丝。不悦的情绪在理发师的道歉中缓了夏去,发丝被硬生生扯断的疼痛却莫名地唤起了一些回忆。那是一个并不算太久远的场景,张佳乐没有想过它被自己从脑海中翻出来时,会是这样一种恍然顿悟的心情。其间对白清晰可忆。

  

  只是一个普通的、在研究录像中不知不觉睡着的夜晚。后半夜醒来的时候张佳乐发现自己枕在了叶修的肚子上,零散的头发不知道纠缠住了什么东西,微微一动脑袋就扯得生疼。靠在床头的叶修似乎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他揉了把迷蒙的眼睛看着张佳乐一脸纠结,然后乐了。

  低低的笑声沿着身体皮肤传递到张佳乐耳朵里,与平时听到的略有不同,磁性得叫人发麻。他维持着脑袋不动,伸手拍了拍叶修的大腿示意他赶紧解救自己。

  双人间的电脑桌上还亮着微光。比赛录像早已经播放完毕,电脑进入屏保状态,是最古老的三维管线,一圈又一圈不知疲倦地伸长拐弯,爬满了整个屏幕。

  

  没有比赛的时候,张佳乐的作息被叶修带得一片紊乱。虽然熬夜的时候对方会说你要按时睡觉,训练以外的研究交给哥吧,谁让哥是你们的领队呢。可每当裹着被子看叶修坐在桌边微驼的背影,他又忍不住爬起来跳到叶修身边坐下,认认真真的和他一起研究。

  叶修非常地拼,张佳乐能感觉得到。即便这个人出现在集训中心会议室的时候,吊儿郎当地说我没带账号卡不会替你们上场,但没有人比张佳乐更清楚,那种下定决心离开后,又被推回到自己热爱到虔诚的事物面前时的复杂心情。

  那是叶修为之沉浸为之奋斗了十多年的东西。初衷未改,却因为时间的缘故不能永远地站在这片荣耀大陆上,内心的执着无人能超,即便是下定了决心站在大家的身后,也仍旧没有半分懈怠。

  大概这也会是以后的自己,张佳乐想。不是在敬佩叶修的同时标榜自己,而是在切身体会时光流逝无法挽回的遗憾。

  所以他能理解叶修的拼,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拼,不,比以往任何一次还要拼。所以他挤在他身边,一样在深夜猫起身子,找到能让自己最节省体力的姿势,灌以最大限度的注意力。

  在苏黎世和领队分到了同一个房间,这让张佳乐十分莫名其妙,但在轰轰烈烈没日没夜地喷了两三日垃圾话后,他也坦然地接受了叶修口中“这样能让你减压”的理由。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全队压力最大的选手,但确实和叶修在一起就会莫名地感到安心,生气也更能生得理直气壮。

  

  叶修把卷进自己衬衣扣里的发丝一根一根绕出来,动作温和,但还是不经意扯断了两根。张佳乐揉了揉发疼的头皮,嘟囔着抱怨了两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型爬回了自己床上。

  叶修的体温很高,张佳乐枕着他睡了一会儿,被头发覆盖着的脖颈就出了一层薄汗。

  他调低了空调,钻进被子,看叶修又坐到电脑前去,把进度条往前拖了拖,准备看完被睡过去的最后一小部分。大概只剩十几分钟,张佳乐没打算要再爬起来非一起看完不可,可是那个背影在他眼前一动不动,屏幕里变换的光染亮了他半个脑袋的轮廓,莫名地就让人减了几分睡意。

  等到叶修摘下耳机关了电脑,转过身子看到张佳乐又躺到了他床上,抱着枕头在玩手机。

  被子被掀开,对上对方带着倦意和疑问的眼睛,张佳乐歪着脑袋解释,你的床离电脑近点,我躺着看呢。

  叶修懒得理他,一巴掌就要把人拍回自己床上。张佳乐眼疾手快,躲过叶修的手环住他的腰,像小孩子撒娇一样说,我觉得我有压力了叶领队快履行责任开导我。

  叶修啧了一声。张佳乐,你别撩我。

  张佳乐不满地松手,觉得这个人怎么这样小气。凭什么就准你撩我不准我撩你,不对我也没撩你啊。

  叶修眯起眼睛抓着张佳乐的手,神情看起来有些危险。他一改平日懒散的语气,认认真真地问了一句,张佳乐,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当时张佳乐以为叶修在嘲讽他的智商,张牙舞爪地又要扑过去,但对方同样轻松避过,换回熟悉的语气说算了,不懂也挺好的,智障儿童欢乐多嘛。

  

  可是现在坐在理发厅,听自己被剪掉的头发簌簌掉下去的声音,张佳乐忽然明白过来,其实叶修那句话并不是嘲讽。但是在不长不短的时间过去后,在这样毫无特点的时间、地点里忽然忆起来,就真的被岁月烙上了嘲讽。只不过被质疑的不是他的智商,而是情商。

  曾经那些没有被深究的快乐和依赖,原来有着更深层次的理由。早在第十赛季的时候黄少天跟他说,我看老叶撩你撩得挺开心的,你好像也蛮乐在其中啊。张佳乐浑身一抖,赶忙反击,你不也一样,还每次跟我嚷嚷着组队刷叶修,结果每次真碰到了最开心的就是你。黄少天想了片刻,回,虽然你说的也没错,但我就是觉得好像还是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或者说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了呢。当时的张佳乐没想明白。其实也不怪张佳乐,就算后来在苏黎世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全队上下十几个人也愣是没看出有什么情况。虽然职业选手们在战术上心思复杂,但情感经历却单纯得不行,嘴上开着玩笑,内心却没有一个人真往那方面想,自然也包括张佳乐自己。

  所以说,唯一一个似乎洞悉了一切却又隐而不发的那个人,心脏程度果然全联盟第一。

  吹风机的轰鸣打断了张佳乐的思绪,随后柔软的海绵扫过脖颈。理发师解开围布后张佳乐习惯性伸手往后一捋,凉飕飕的捋了个空。看着镜子里清爽的短碎发,张佳乐露出了个腼腆的表情,向理发师说了声谢谢。

  这么多年来一直留着半长的头发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执念的事,一直没剪只不过是一个习惯。习惯了脑袋后面有个小尾巴,习惯了联盟给他包装的展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习惯了在百花的时候孙哲平老是有事没事伸手甩过他的小辫子。他是在过着自己热爱的生活,并且不愿意去改变。

  后来孙哲平离开的时候他想过要改变;从百花退役的时候他想过要改变;重逢时,他的旧搭档问,既然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于是他又想要开始改变。那几年里他改变了很多,也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世界变了很多,联盟变了,叶秋也变了,变成了叶修。但也仍旧有很多没有变过的东西,比如那颗追求冠军的心,比如叶修身上的烟味,比如他脑袋后的小辫子。

  这些没有变过的东西给了他难以言说的安全感。虽然在百花在霸图的时候,他与叶修碰面的机会并不算太多,但作为从第二赛季就开始和他打交道的老对手,张佳乐从没有在叶修身上感觉到过生疏——当然这也有一部分要归功于叶修每次见面都毫无前辈风范喷他一脸的垃圾话。

  但是现在叶修也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佳乐刚回到霸图,他小心翼翼地揣着世界冠军的戒指,砰地一下推开宿舍的门准备作死地炫耀一番。空荡荡的房间里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张佳乐这才反应过来已经退役的林敬言是不可能还会在这里分享他的喜悦。

  还没来得及伤感一下,短信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划开锁屏后是黄少天满屏的文字,他扫了一眼,只抓到了一句话:叶不修这次大概是真的退了吧。

  张佳乐内心忽然就变得跟这个宿舍一样空了。

  

  然后等他反应过来后,就已经坐在了理发店。

  我是真不懂啊……张佳乐自嘲地苦笑了一下。他总算明白了,没有什么是不会变的。人会变,情感会变,曾经说着冠军是超越一切的重要的心情也会变——第十赛季让他明白,过程也是同样重要;世界邀请赛让他明白,身边的队友也是同样重要;叶修的退役让他明白,喜欢的人也是同样重要。

  但是叶修说,不懂也挺好。

  可是张佳乐并不这么认为。他是近乎失魂落魄地走进理发店,那是一种不明就里的状态,他以为自己纯粹是伤感又一个职业生涯的结束,可是林敬言退役的时候他并没有这么难过,即便他离开的时候手里一个冠军都没有,反到是叶修赢了了个盆满钵。

  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时光易逝年华易老的问题。

  我喜欢你。

  原来我喜欢你啊,老叶。

  

  在心里默默念着,回忆就更如潮水一般,涌上来淹没了他。

  比如叶修说着不懂也挺好,然后坐在床边把落在自己衬衫上的栗红色发丝捻起来。张佳乐翘着腿倒在他身边,一个脚掌贴着叶修的背,脑内想象着把这个讨厌的家伙踩在脚下的快感,笑出了声。叶修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神情复杂得他到如今才读懂。

  真特么赤裸裸的暧昧。

  又比如在苏黎世首战失利,自由活动期他一个人跑到周边的小城市散心。人生地不熟,当地人和他的英语都说得不是很溜,自以为是的洒脱反倒让他压力更大。然后莫名其妙就偶遇了叶修,对方叼着烟站在街头研究地图,抬头看到他后笑着说,张佳乐,这么巧啊。

  巧你妹啊巧,现在想来分明就是刻意的吧!

  以为遇到救星,结果对方和他一样迷路在异乡的街头,差异只在于张佳乐一脸迷茫又纠结,而叶修淡定地抽着烟说张佳乐小朋友你要学会随遇而安。

  再比如,决赛前夜,他和叶修睁着眼躺在各自的床上一句话不说就听着手表滴答滴答地走,心境是前所未有的空旷。空旷了很久之后叶修侧过身子看他,伸手握住了他放在被子外微微发凉的手。

  「过程和结果一样重要。」

  张佳乐笑了一下,刚想说我不紧张你别说这种话,叶修又紧接着补了一句话,一字一顿,坚定有力。

  「但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然后他们就真的夺冠了。

  当时的心情太过激动难以描述,以至于再回忆起来像蒙了层薄纱,怎么看都不透彻。但确确实实是这一辈子都无法再复刻的骄傲。张佳乐看叶修捧着奖杯,懒散的表情也掩盖不出眼神里流露出的欢欣喜悦,他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他说的话都能成为现实。

  止不住想要拥抱的心情,然后就被抱了个满怀,连带着奖杯一起。

  当时大家都抱作一团,现场热闹又疯狂。叶修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张佳乐没听清,又或者听清了却心不在焉,他只觉得那炙热的呼吸拂在脸上,撩得内心的愉悦又膨胀了好几倍。

  回忆沉淀了喧嚣,此刻的张佳乐渐渐还原出了那句话原本的面貌。

  ——这就是我最想要的东西,和最想要的人。

  

  而回忆中止在回国后,叶修对他说这次是真的要退了。

  张佳乐当时不以为意,他相信祸害遗千年,像叶修这种人就算不在是职业选手也仍旧会在联盟的某处活跃。张佳乐从来没有担心过他的存在感会就此消失。可当这件事被公布后,再度由别人传递给他,他才恍然意识到,以后就真的再也不会在职业的战场上遇到了。

  「乐啊,以后没有哥的嘲讽,你可别蔫了。」

  「其实还是有些舍不得。」

  「不仅仅是职业赛,还有别的。」

  「张佳乐,加油。」

 

  原来一切都是这么显而易见,但过去的自己为什么全完无所察觉,他错过了两个人能在一起的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他面对着喜欢他而他也喜欢的人毫无表示。

  所以到底哪里好了。

  和叶修在一起,即使是被嘲讽的怒气好像也可以算作一种开怀,他觉得自己坦然、直率、且毫无顾虑。但现在想来,也许只是楞得毫无顾虑,因为其实他并没有坦然和直率地去面对内心深处的渴望。

  如果说不懂,就可以不用负责,就可以不用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世俗压力,就可以心无芥蒂地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互相打闹……张佳乐忽然觉得很生气,如果是这样,那叶修不就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了吗。

  他愤怒地掏出手机,手指在名片簿里划拉了半天,最终想起这家伙似乎没有手机。他只好登上QQ,在职业选手群的名单里寻找着君莫笑,他有许多话想说,首先想要把这个人骂一顿,然后再训一顿,然后再谈谈感情。可是当他看到群里的君莫笑已经把群名片改成了叶修后,他满腔的说是愤慨也好说是激情也好,一下子就被浇灭了。

  是啊,他已经不再是职业选手了。

  自己骂完他、训完他确定完两情相悦后又能怎么样呢。除了荣耀,他俩的交集近乎于零,现在他甚至不知道叶修在哪个城市,没有留在联盟,那有没有回家,还是去了别的城市看看风景。

  还没有好好在一起过就已经分开了。张佳乐忽然懂得了人生常态就是聚散。

  他们没有什么刻骨铭心,也没有什么山盟海誓。有的都是那些与荣耀密不可分的你来我往。

  现在叶修已经离开了。而自己也会在可以预见的年月里退役。过去所有的经历……快乐的、难过的、光荣的、甚至是被唾弃的部分,都会成为往后的自己再也无法触及的青春。

  

  叶修退役后一直没再出现。而那天张佳乐给他的留言也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随着新一轮赛事的开始,张佳乐重新投入到荣耀中,那些风花雪月的伤感情怀渐渐被埋在了心底。他再也没有留长过头发,也再也没有喜欢过谁。

  第十三赛季,霸图终于再度夺冠后,张佳乐和韩文清双双退役。

  在记者招待会上,常规问题问完后,有年轻的女记者迫不及待地开始进攻私人问题。

  “韩队长,您作为联盟目前年龄最大、职业生涯最长的的选手,关于如何延长职业寿命这个问题我们在各种采访中已经了解了大概。现在,是否能允许我代表广大的女粉丝们,请问一下您的感情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噗。”张佳乐一下没忍住笑出来。韩文清黑着一张脸哼了一声没有回答。提出问题的女记者不由自主地寒了一下,有些后悔这么直白的抛出了这样的问题。

  “老韩对荣耀灌注的热诚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他根本没有时间交女朋友啦。”张佳乐不忍看到全场肃静的样子,主动帮韩文清揽话。

  “那么张佳乐大神呢?”女记者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但职业的天性让她并不会退让,抓住机会把话题自然地过度到张佳乐身上。不单单是想为这一期周刊找点话题,她从一个粉丝到成为电子竞技周刊记者,这个问题一直都是她所感兴趣的。“您在荣耀联赛中获得过四亚两冠,其中还有一个是国际赛的冠军,职业生涯已经非常圆满了。但如果这十几年来一直都只关注着荣耀,会不会也些别的方面的遗憾呢?”

  “荣耀就是我所有的青春。”

  “就一般意义上来说,您现在也还很年轻。”女记者笑着说。

  “谢谢。”张佳乐想了想,有些腼腆地说:“其实,我也有过喜欢的人,和喜欢荣耀一样喜欢。”

  现场有些躁动,韩文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那……你们现在还在一起吗?”女记者斟酌着张佳乐的用词,小心翼翼地问道。

  张佳乐对着镜头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们在最美好的年华里,一起狠狠享用过最张扬的青春。互相了解,互相喜欢,已经把最最最好的东西都拥有过了。”

  “所以,那个时候剪了短发,是不是也是感情原因?”

  “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吧。”张佳乐伸手捋了一下自己耳边的碎发,“只是因为老扯到头发,太疼了,一气之下就剪了。“

  

  记者会结束后,韩文清第一次对张佳乐的情感生活表示了关怀:“我倒不知道你还有这样一段热烈的感情。”

  “当时的我也不知道。”张佳乐踢着路边石子回道。

  “……”韩文清被噎了一下,不知如何作答。许久后他才淡淡地评价了一句:“不管如何,没有遗憾就好。”


  遗憾么,怎么可能没有。

  所以张佳乐固执地认为那段时间他和叶修在一起过,他们谈过一场年少纯洁的恋爱。也有过自己没有察觉到的砰然心动,那些当时不能理解的甘美和疼痛,现在想来,就是喜欢。

  -end-

  2015-03-05

  

  

  根据基友的小梗加补一个画风突变的结尾:

  

  退役后,张佳乐在职业选手群里把名片改回了本名。虽说百花缭乱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接任,但迟早会有一个比他更年轻有活力的选手以这个名字活跃在这片荣耀大陆上。

  就像兴欣现在的君莫笑。

  夏休期的职业选手都爱去网游里耍一耍,他看着君莫笑和大家热烈地讨论起刷新了野图BOSS的事,忍不住手痒也掏出浅花迷人的账号卡登入了游戏。

  野图BOSS的争夺似乎已经到了尾声,浅花迷人没打算往人堆里扎,会长背灯弹送来简讯,浅花迷人就守在在了一条窄道出口处。

  “卧底说兴欣公会还有后援,应该会走这条路。”

  “得令,看我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那就麻烦张佳乐大神了[微笑][抱拳]”

  其他公会从这条道奔赴主战场的零散玩家也不少,张佳乐仗着自己技术高超,毫无隐匿身形的打算,看着只要不是百花谷的人,来一个灭一个,来一对杀一双,忙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直到头顶着兴欣公会的一队人出现。

  这时浅花迷人刚解决完一个霸气雄图的玩家——没错就是这么任性——咔哒咔哒换着弹药就迎了上去。领队的那个ID似乎看着有点眼熟,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耳麦里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虽然虐菜很爽,但你真不至于这样来找优越感吧?你没差到这种地步呀。”

  熟悉的声音说着与过去相同的话语,张佳乐脑子一下就懵了,像是穿越回了五年前和叶修在网游里相逢的场景。可站在浅花迷人面前的不是无敌最俊朗,而是一个女号的守护天使,忧郁小猫猫。

  张佳乐顿时想起来了,这是以前公会上下一起八过的叶修马甲之一。

  忧郁小猫猫这个名字,这张脸和叶修本人联系起来……实在是违和得叫人难受。

  “退役了就帮着百花欺负霸图,张佳乐你也太偏心了。”

  “怎么,见到哥开心得说不出话来了?”

  “叶修你大爷!”浅花迷人向后翻滚,一个缩爆式手雷就扔了过去,“这几年你特么都去哪儿了!”

  叶修没防着他,或者说是故意被手雷轰中,忧郁小猫猫的站位正好被缩爆式的冲击波直接拍到了浅花迷人身上。

  “我家老头子是军人,回家后就被他扔军队去服了两年役,简直要了老命,好不容易活着出来了,结果一回来就看到张佳乐大大在虐菜,啧啧,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了。”

  卧了个大槽,今天我要不亲手灭了这只叶修我就不姓张!张佳乐噌的一下冒起了久违的怒火,脸上却露出了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然而在这一触即发的节骨眼上,忽然有几个纯路过的玩家认出了浅花迷人,激动地冲上来语无伦次地告白。

  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嗖嗖两下,那边说到一半的话就卡壳了,定睛一看,几位女玩家已被忧郁小猫猫虐杀。

  然后忧郁小猫猫的头顶冒出文字泡:“都看清楚了,张佳乐有主了,找别人去吧姑娘们。比如XXX,XXXX都是周泽楷的小号。”

  张佳乐再度愣了半晌,然后脸上迅速升温,热得可以烤元宵,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

  “你退役时候的那段表白,哥很喜欢。不过那些……还不算是拥有过的最最最好的,因为,我又回来了。”

  “叶不要脸你特么那个时候不是在军队吗!怎么会看得到!谁跟你表白,滚一边去!别说这些有的没有的,BOSS没抢完呢,还要不要继续打了!”

  “当然。”叶修笑了,他能猜到张佳乐此刻红着脸炸毛的样子,妄想以一堆语气激动却毫无杀伤力的垃圾话来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还是那么可爱,一撩就炸。

  “虽然再也不是职业选手了。但是……”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同样的,

  张佳乐,再撩十年也不会腻。

  
  -final end-

  大家元宵节快乐~

  


 


评论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