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里尔.W

筠娘‖APH东方LL可爱的女孩子‖一美佩佩包子‖有点在意陀思和库狸狸

[喻王]收快递的喻先生

隔壁来战:

 @妖言祸众   @说书人_神隐中   @微草小戰隊o.O DAda  @秋叶萧瑟 

点的文,都没有带梗我就一篇满足啦。

 也给肆肆w  @咕叽咕叽咕叽  

 


心情不好,自我治愈!

 

 



 

 

00.

 

黄少天打开房间门,就看见室友脸上带着莫名其妙又如沐春风的笑意,立在他门前。

“吾友。”喻文州深深看他一眼,“今天你快递到了。”

黄少天简直莫名其妙:“我造啊,怎么了?”

“最近你还买不买了?”

“你想要啊?那你不早说,等等我不是一开始问过你吗?你改主意了?不过我刚买完啊应该不会再买了,我快递订的也不多,想要就自己买呗,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喻文州春风化雨的一张脸瞬间多云又瞬间转回晴来。

“最好买,应该买。”喻文州和蔼可亲,“我来帮你买。”

“……你做咩啊?”

“唔系做咩,就是这样讲啦。”


 

 

01.

 

喻文州看上了今天来他门口送件的快递员。

 

 

 

02.

 

在喻文州的描述里,对方身高约一米八,腿长腰细,五官清秀,说话带点京片儿但不严重,是一看就顺眼的那种类型。至于穿衣风格,估计就是这个年龄普通男性的那个穿着,纵然身材是个衣服架子,他也一个劲地往上糊黑白灰,结果就是休闲装被整个穿得有点严肃。

但在喻文州眼里,对方严肃也是好的,淡着表情低下头看他签字,可能是习惯性地多眨了两下眼睛,就连抿成一条线的嘴唇都是恰到好处的形状。

 

黄少天听完以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那你怎么也没要个电话,早告诉你太矜持不行,找个借口也好啊,喻文州你把个妹……男孩子不是一向不用教的吗?”

“不是我不想。”喻文州说,“本来都铺垫好了,临时出了点状况。”

黄少天表示震惊:“还有你这种心脏对付不了的状况?”

“是真的。”喻文州想了想,说,“只要是他提的,我好像都对付不了。”

 

 

 

事实是这样的。

 

让我们忽略关于一切顺眼的描述和修饰词。

“下午好。您的快递麻烦签收一下。”

喻文州状似无意地按住了上面那张单子,让对方没法撕也没法走,只好在门口听他慢吞吞讲话。

喻文州微笑:“这个点怎么还送过来,真是辛苦了。”

对方似乎笑了一下。“哦,谢谢。我平时其实是不太送。这两天快递多,加班还要加点。”

喻文州捕捉到了那才话里的重点:“平时不太送?这么说来……”

“抱歉这位……”对方迅速瞄了一眼快递单上的收件人姓名,“黄……”

“我姓喻。”喻文州善解人意地接上,“黄少天是我的室友。”

“喻先生。”他看起来有点急,手下似乎在强忍着要硬撕的冲动,“您的谈话会持续很久吗?”

“嗯?怎么了?”

“……我车还停在下面,没锁,怕被偷。”

“……”

 

 

从快递小哥的出现到消失,用时约三分钟。

 

 

黄少天评论:“说好听点,这叫爱岗敬业,高风亮节。”

“那要是不好听呢?”

“说不好听那就是对你没意思。”

“……”

“但你刚才的描述也太充实了吧。”黄少天忍不住质疑,“你们不是就聊了三分钟吗?”

喻文州笑了笑说,要确认下心意,还是够了。

 

 

 

 

 

03.

 

快递员叫王杰希,是微草快递公司的大当家。

如他所言,平时他确实是不送快递的,无奈恰逢双十一,物件实在多,微草不得不倾巢出动。喻文州要碰上他,概率还真不怎么高,但确实就是遇上了。

 

 

“那我委婉地问一下啊。”黄少天说,“你喜不喜欢他?”

“……委婉吗,这样问?”

“好吧好吧。相比之下欸。其实直白的就是你想不想上他啦。”

“喜欢。想的。”喻文州正色道,“但我在想,我们到达后者那一步之前,还需要经历几个双十一。”

“别太难过呀兄弟。”黄少天真诚道,“你还有双十二呢。”

 

 

 

虽然没刻意去逮双十二,但他们的第二次相遇竟比预料的要早很多。

“您的快递,麻烦签收。”

王杰希第二次站在喻文州家的门前,跟刚经历了一圈时间旅行一样,来的点都和上次相似。这回他围着墨绿色的薄围巾,衬得下巴越发地尖了。

 

喻文州只嫌自家笔画不够多,一横一竖写得极慢,对方这次倒不急,安安静静等着他签,手帮他端着盒子下方。

喻文州捧着盒子的左手只要再往前一厘米,就能碰到他的手。

 

写到第三个字的时候,喻文州出声了。

“对了,上次是不是也是你。还记不记得我?”

 

前一个问题特别假。后一个问题是真心的。

 

“啊。”王杰希下意识低头去看快递单,中途又移转了视线,表示他又想起来了,“喻先生。”

喻文州其实希望他往下看的。

因为这回他签的,是自己的名字。

 

“是啊。”喻文州点头。

“有事吗?”

“有的吧。”喻文州笑,“我想说,你这次要是不急,我们可以再聊一会,或者,”他顿了顿,“直接切入中心也可以。”

“你看出来我想追你吗?”

 

 

 

就像听歌的时候遇见了特别漫长的前奏,第一句歌词迟迟未至。

喻文州会等的,他一直都会等的。

因为他知道,这旋律足够好。

而好旋律,就会让他等,不会很久,就一会儿。

 

 

 

 

王杰希把围巾下摆往上拉了拉,遮到鼻尖,又急匆匆地扯下来,喻文州清楚地看见他露在外面的耳朵尖红了。

“我平时……不送快递的。”他闷闷地说。

喻文州突然就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04.

 

当喻文州在每晚的固定时间用那天他打开房门见到的神情,温着声音打电话的时候,黄少天就明白了,他跟人快递员,算是真搞上了。

 

“你跟你室友不是那种关系?”

“当然不。”喻文州说,“我收他房租的。”

“嗯?”

“我的意思是,你要是跟我住,我就不收你房租了。”

“那多不好意思。”

“其实精神支付也可以的。”喻文州笑,“我看到你就会心情好啊。”

王杰希轻笑一声:“我还以为会是人身支付。”

 

 

“你跟他讨论同居的事情,考虑过我的感受吗?”黄少天痛心疾首,“你谈了恋爱就不管室友死活了吗?!以及我只想问,你们需要睡两个房间吗?需要吗?并不需要吧?照你们这进度,不睡一张床才叫有鬼好吗?!”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道:“万一吵架了怎么办,让他睡沙发我不舍得,我睡的话又显得很没有房主的魄力,因此两张床应该还是需要的。”

“如果说你要离开我——请诚实点来告诉我——”

“不是我走,是你搬啊。”喻文州说,“我们有认真讨论的,杰希已经同意住过来了,最快就下个月。”

“?!!!”

“我会帮你找新住处的。”喻文州安慰道,“有花有草有树。”

 

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室友脱团伤透我的心。

 

脱团速度不比手速,两情相悦那就真的可以了。

 

 

 

事实证明,喻文州办事还是十分周全的,不仅帮黄少天找到了新住处,又跟王杰希敲定了时间,到时候两家一起搬,省时省力。

搬家那时候黄少天才发现他是第一回见着王杰希的真人,总体来讲还是可以的,左右眼睛稍有不对称,但不影响美观。把喻文州描述里的修饰去掉一点来看也大体靠谱,言辞温和,总之看着是还行。

 

 

“你就是黄少天?”

他点了点头说了句是啊。

“我是王杰希。”

啊你好你好你好。

王杰希笑笑,“祝乔迁之喜。”

黄少天一口老血。

 

敢情这人以为喻文州他原室友寻着了更好的住处,急着要搬走,留下喻文州一人面对偌大的房间无比空虚,迫切需要远距离恋爱进行一下适当的拉近,才这么快就答应住过来的。

事已至此,黄少天不好卖队友,又咽不下这口气,立刻报复道:“啊哈哈是啊同喜,对了你既然要搬过来我就跟你说一声啊,喻文州有些生活习惯很奇怪的,你别介意,毕竟他人还是不错——”

“哦。”王杰希眨眨眼睛,“没事,他说一切顺着我来。”

“好的没事了回头见。”

黄少天转身就走。

 

言辞温和个鬼。

 

 

 

 

搬家公司的人还没来,东西整理了大半,微草快递的年轻人竟然全都来了。

 

“你们来干什么?”王杰希哭笑不得,“我们联系了搬家公司,不用人来帮忙的。再说东西怎这么重,当心压坏了。”

喻文州听见那一个“我们”,笑得如沐春风。

“怕什么!”袁柏清嚷嚷,“队长你记不记得上个月,有个叫张佳乐的订了二十二本莎士比亚精装集,家住六楼,我不是就一次扛上去了!”

“好意思说。”刘小别嘲他,“回来就喊了一天的手断了。”

“……那是我使力不对!”

 

作为微草里为数不多的妹子,柳非的关注点很明显和其他人不同。

 

 

“要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同居不就是火葬场了?”她小声嘀咕,眼神放光地在两个人之间看来看去。

“怪不得总有人要烧我们。”喻文州若有所思。

“……春风吹又生。”王杰希从许斌衣兜里顺了张微草广告单出来,随手塞给了黄少天。

 

 

05.

 

其实要搬也不是真心让他们当主力,顶多凑个热闹,虽然要按热闹来看他们全加起来可能还比不上一个黄少天,但总比冷清了好,闪瞎一群比起闪瞎一个并不耗费更多的蓝。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喻文州笑了,说:“那大家留下吃饭?”

众人一阵欢呼,袁柏清叫得最响:“斩他!”

“你们手下留点情……”高英杰到底于心不忍,被王杰希摸了摸头发。

“在家里吃要怎么斩啦。”柳非说,“不合算哦!”

“以后请你们外面吃。”喻文州从善如流。

“好好好!这家地址记住了,以后送啥都免邮。”

“还费这心思。”王杰希说,“我回去的时候带过去不就好了。”

 

 

 

06.

 

饭后王杰希在厨房里削苹果皮,喻文州无声无息地过去环住他的腰,嘴唇离他耳后一公分的距离,还带着笑意,硬是把那片薄薄的皮肤熏红了。

 

“他们为什么都叫你队长啊?”

王杰希侧了侧脸,表情似笑非笑:“微草快递大队为您服务。”

“哦?怎么服务?”

王杰希挑起眉:“送个快递,你还想怎样。”

“不是我想怎样啊……”喻文州冲他眨眼睛,“你说你第二次是不是算好时间来,就觉得我会在呢?”

王杰希就笑了,说你别跟我争这个。

 

 

王杰希端着果盘到客厅,刚好看见黄少天对上微草快递主力,以一敌众,尽振嘴炮雄风,竟不见处于劣势。正一句“什么微草我看你们简直就是寸草不生啊”出口,刘小别一看王杰希来了,立刻转移仇恨值:“队长,你看他咒你不生!”

黄少天一口橙汁喷了半桌子。

坐他旁边的柳非立刻“噫”了一声,故作淑女地捏起可乐罐,啧啧啧了几下,开口就是极标准的美音,一看就知道是跟美剧学的。

“You need quiet,dear.”

周烨柏及时接上一句空耳:“有你的快递。”

“哎我说你们快递公司怎么回事啊我难得订一次快递还遇上了你们这还能好吗王杰希你管管!管管行不行!”

王杰希帮他扯两张纸巾擦桌上的橙汁迹,说你刚刚不是还占上风的吗。

“快递是咱老本行,他扯不过我们。”刘小别哒哒地按手机,装作无辜地头也不抬。

 

 

然后就听见喻文州说,不管快递是谁的,快递员是我的就好。

 

 

 

 

END.

 

 




附:

 

微草快递大队为您服务。

 

 

 以超快速投递的刘小别。

“来先生你快递。能在一秒钟内签完吗,我赶着去下一家呢。”

 

兢兢业业的小快递员高英杰。

“……英杰,因厂家问题而晚到一两天是在允许范围内的,作为快递员,不用给买家写道歉信。”

 

许斌被屡次投诉送得太慢。
王杰希表示:“他确实是从中国邮政转会过来的,麻烦大家多多包涵了。”

 

对快递食物的买家有谜之好感、其他都不怎么愿意送的袁柏清。

“又是书?!我不送!听见没我不送!”

 

快递大队队长王杰希。

每年双十一和双十二随机掉落。请注意拾取。






评论

热度(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