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里尔.W

筠娘‖APH东方LL可爱的女孩子‖一美佩佩包子‖有点在意陀思和库狸狸

【喻王喻】时光里11-15

风色色色色:

√ooc,有私设,同居三十题。

√喻王/王喻无差。

√甜太多了我们稍微调剂一下吧~

【1-6点这儿】【7-10点这儿】


【11-偶尔蹦出的粗口】 @说书人_神隐中 姑娘点的梗~

 

“喻文州你能别在我跟前晃了吗?烦。”

王杰希拧着眉,神色凝重地拨开面前走来走去的人,那人却回身笑眯眯地塞了个苹果在他手里,听他说烦也不恼,反而笑得更加得意。

“中场休息啦,你急什么?吃苹果。”

王杰希不理他,自己从沙发这边挪到了那头,苹果握在手里抛起来又接住,往复了不到三次就被喻文州在空中截住,喻文州像是刻意气他,紧挨着他身边坐,转到苹果最红的一面狠狠咬了一口。

“不吃算了,我不介意再吃一个。”

喻文州得意洋洋地看着对面脸色青白的王杰希,后者从他手里抢回苹果,又往沙发角落里挪了些:“吃太多凉的不好。你们还落后呢,你看看你得意的。”

“势头挺好的,不是吗?”

喻文州说着,凑过去依着王杰希的手咬了一口他手里的苹果,却好像没找准,在咬第二口的时候咬上了王杰希的小指——说咬也不是咬,牙齿轻轻摩擦过皮肤表面,舌尖打了个圈就在王杰希反应过来之前撤离。

“喻文州你属狗的?”王杰希白他一记眼刀,继续啃自己手里的苹果。

“配你这只猫,好像不太和谐?我离你远点,”喻文州含着笑逗他,眨了眨左眼看向王杰希,说着就去了沙发另一端坐,“今天跟你是敌对阵营。”

“少废话,B市准赢。”

“那可未必。”

 

王杰希说常看竞技运动可以保持一颗竞技心,喻文州笑问他难道还准备一把年纪杀回赛场去,王杰希一双大小眼淡定地瞪了对面的人,挑眉揶揄,为了虐你。

喻文州抱了家里的折耳猫蹲沙发角,一脸哀怨看着王杰希。

后者淡然地瞧着窝在沙发里装哀怨的人憋笑,喻文州怀里的折耳猫却闷闷地喵了一声就从他怀里跳出来小短腿扑腾着钻进王杰希怀里。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抽了个抱枕过来填补猫的位置,埋怨道,好好好,你们一大一小一块排挤我啊?”

王杰希抱着猫挑眉戏谑,说打个赌吧,就赌篮球,G省和B市哪个队走的更远?

输赢赌注如何?

随对方差遣。

 

B市和G省两队,说来倒也有些像微草与蓝雨的关系,酣战过,争冠过,粉丝骂战过,教练恨不能彼此上拳脚亲自掐上一场。而这一回,冤家路窄恰又遇在了半决赛。

半决赛第四场,大比分2:1,B市领先,再拿下这一场就能杀入决赛。

王杰希得意地啃着苹果,当作没看到G省队直追而上的势头和喻文州含着笑挑衅的眉眼。他是个长情的,粉起来就死心塌地,自打他粉了B市队里那个活生生把自己活成皇城根底下人的控卫外援,B市队的比赛他就很少落下。

怎么也算得上是忠粉了,偏喻文州也是个实打实的忠粉,粉的自然是G队,所以每当两队相遇,就是这副光景,一人占着沙发一头,满脸写着“粉籍不同者勿近”,王杰希突然闪过念头——若是他现在凑过去吻住他,是会遭骂还是回吻?

下一秒王杰希怀疑自己心里的话是说了出来——因为喻文州从沙发那端凑过来,揽住他的腰吻了上来,王杰希一怔,想起走神之前第四节比赛不过还剩半分钟,B队还落后着三分,这一轮进攻不进就得拖到人家主场,凶多吉少。

可他被喻文州圈着吻住,甚至有些强硬地扣住他的下颌,对方的舌尖勾住他的,三两秒的缠绵后就转战他处扫过柔软的上颚。王杰希心里开始读秒,读到第二十个数的时候喻文州的脸堪堪退了半分,眼尾含情湿漉漉地看着他:“杰希我猜你输了。”

一轮进攻,一个三分才能拉平比分——王杰希也不抱多大希望,他本来也是紧张,却被喻文州这一段缠绵悱恻的24秒打乱了节奏。

王杰希侧了侧身去看结果,瞥一眼就伸手蹭了蹭喻文州的腰。

“哎你别闹。”喻文州声音软下来,按住了自己腰侧作祟的手。

“你回头看看。”王杰希笑得得意——屏幕上正在回放他粉的控卫外援接球即刻出手,后仰一个三分空心中篮,两队平分,进入加时。

喻文州讪讪放开被他压住的王杰希的小腿,别别扭扭地又挪开了两寸,脸不红心不跳就好像方才那个吻得缠绵的人不是他一样:“那就继续看呗。”

“怕输了?”

被王杰希笑着挑衅,喻文州食指点了点嘴唇,笑得暧昧不清:“你看,是谁怕了?”

 

五分钟加时节奏明显慢了下来,双方你一个扣篮我还你一记中投,你一个篮板我还你一次抢断,一来二往竟是平分上来的。王杰希看得忐忑,那边喻文州也不再闹,各占一边悬着心。

7秒,平分,球权在B队手里。

王杰希粉的控卫持球,撤步,后仰,出手,三分——!

没中。

王杰希长叹一声,那边B队篮下的队员一个补篮,球进,两分,终场哨响。

“卧槽!漂亮!”

王杰希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时连怀里的猫也没顾上,小猫自顾自跳了下来又扑腾着小短腿投奔了喻文州怀里。

觉着怀里少了什么王杰希才从激动中缓过劲来,歪头去看喻文州正满眼深意地看着他。

“怎么?你输了啊,要耍赖吗?”

喻文州嘴角牵起来,眼角弯弯地瞧着他,笑得狡黠:“杰希,你说……卧——槽——?”

“咳,”王杰希扭了脸,佯装严肃地瞪他,“又不是没听过,黄少天就是个垃圾话高手你敢说你没听过句粗口?”

“听过的,”喻文州顺着折耳猫的白毛,小猫眼睛懒懒地睁着,在王杰希身上打着圈,仿佛是在跟喻文州一同嘲笑他,“不过没听过你说。”

“说了怎么的?你还管?”

喻文州心说,你看,这赢了赌的人就是理直气壮。

“不管不管,我只是在想,”他顿了顿,刻意扬起的尾音让王杰希有种预感,“听人说认真的男人好看,所以刚才我没忍住,数够了24秒。偶尔爆了粗口的杰希……考虑考虑给我一小时吧?”

“呵呵,喻文州你丫。”

“要再加一个小时?”

“……呵,你让我上?”

“呵。”

 

【12-早安吻】小吵架怡情的预警

 

“就算是我错,杰希,你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吧?”

喻文州抱臂靠墙站着,乌黑的发丝贴在不带笑意的脸颊上,深沉的眸子里映出王杰希的身影——恼怒、沉默的身影。喻文州那种站姿,是向来避人于三尺之外的信号,毫无安全感,谨慎又小心。

“文州,”王杰希的语气是比方才软了些,但依旧听得出暗暗压不住的火气,“不管怎么说,你应该先跟我商量一下。”

“发完脾气了,要开始讲理了吗杰希?”喻文州冷笑,静静地盯着对方紧握的手指,声音清冷平淡,“不好意思,我不想跟你讲理,理都在你,我认输。”

 

喻文州从没想过,他跟王杰希也会吵成这样。他忽然就想起那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无奈他俩连个证都没扯,想进坟墓也还得花两份钱分开住。但无论如何,他们吵架的起因确实是平淡家长里短。

无非就是王杰希家上高中的妹妹想要个新手机,看上了苹果家的最新款,他哥哥呢冷着脸拒绝了,小姑娘过生日之前软软地跟哥哥和哥哥的男朋友撒娇,自家哥哥没同意,温柔好脾气的文州哥哥却给她买了当生日礼物。

小姑娘开心了没几天,就被自家哥哥知道了,自家哥哥站在长兄的位置上训斥她浪费、早恋、精力不在学习上,小姑娘被说得急了反驳他你高中的时候精力就在学习上了?兄妹俩大吵一架,吵完王杰希就回家把火发在了喻文州身上。

说是迁怒吧,还真不是。

王杰希说得条条是理,可他气头上终归有些口不择言,话说得太难听,连喻文州都有些难过——是了,人家的家事自己是不该掺和吧。合着在他王杰希眼里,他喻文州就是个无关外人?

喻文州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冷静,根本没法冷静。心里像是有阴暗黏腻的黑色植株在迅速扎根,三下两下就盘踞了心房让人难以喘息。

 

“认输?我跟你说输赢了吗?喻文州你不用嘲讽我,垃圾话对我管用了?”王杰希眼睛有些发红,仍旧竭力保持着外表上的冷静,握拳状的手指指节泛着青白,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试图用身高使对方服软,总归就是被喻文州一句话彻底点着了火。

“你觉得是垃圾话就是了,”喻文州冷笑,声音竟也有些喑哑,“对,你家的事我不该参与,做少了是冷漠,做多了是逾越。可是杰希你考虑过我是为了谁吗?”

喻文州叹了口气,眼尾因为气恼稍稍泛了红,他偏过头不去看王杰希,说:“等我们都冷静了再谈吧。”

他闪身进了书房,关了门,没有王杰希预想中的摔门或者反锁,就像只是平淡地让自己脱离了王杰希的视线。王杰希颓然坐回沙发里,心里想着喻文州最后那几句话,忽然想问问他,等我冷静下来了,你真的肯跟我谈吗?

预感不详——看起来的风平浪静,是喻文州真的生气的前兆。王杰希甚至想,如果喻文州愿意跟他争论两句还好,最怕就是表面的退让、认输,他的以退为进,彼此又不是没有见识过。

对啊,谁不知道谁呢,吵什么呢。

王杰希又后悔,既然彼此都清楚得很,真没必要吵,可是……让他去认错,哄人?

还是算了,就像喻文州说的,等冷静下来吧。

 

这么一冷静,直到入了夜喻文州也未曾跟王杰希说过一句话。

临睡前喻文州紧贴着床边躺着,他呼吸平稳,王杰希转过身去试图判断他是不是睡着了,奈何无果。喻文州还有些湿意的发丝贴在颈后,柔软的发梢翘着,就像他性子里那点坚韧,王杰希没忍住心痒,便伸手去摸。

“怎么了?”喻文州声音闷闷的,听不出喜怒。

“没事,”王杰希不自觉笑开,觉得心里的郁结都被他这一句话消散,起码喻文州没有冷战不理他,“以为你睡了。”

“没,”喻文州没转身,只是抓住了王杰希的手移开,“别动,很痒。”

“还生气?”

“没有,”喻文州曲起腿向胸口靠了靠,“心里不舒服,你让我缓缓,先睡了。”

王杰希很想抱上去,可喻文州说了要睡,哦,他说了心里不舒服,不能更直白的失落。他话里话外的冷漠,王杰希想要忽略却没办法,他想起相处半年多喻文州对他家里的小心翼翼,想起喻文州每次对他家人真心的笑意和努力,忽然觉得心有点疼——应该是他错了,口不择言,无端放大伤害。

王杰希在愧疚的包裹里睡得昏昏沉沉,翌日醒来时喻文州还睡得沉。他翻过身来向着王杰希,呼吸轻微,阖起的双眼前睫毛浓密投下一小片阴影,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前,脸颊上的软肉有压出的浅淡红痕。

他睡得安逸,王杰希帮他拉好了被子,才去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

喻文州的睡相不好,他手抱住膝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王杰希心里那点绵密的针刺感又席卷而来,他俯下身,拨开喻文州额前的碎发,轻轻吻了上去。

——你做的我都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为了谁。

喻文州额头的温度很低,被人触碰仿佛察觉到,不自觉皱了皱眉,不满地轻哼出声。

“早安啊,文州。”

他压低了声音,印下那个早安吻,像是意犹未尽,吻滑到喻文州的唇上点水而过。

 

【13-离家出走】

 

春雨缠绵起来夹杂着三分寒气,王杰希踩着雨水打出的水涡踏进家门,他深深叹了口气,心神不宁的一天加班总算结束了。昨天与喻文州的吵架、冷战遗患未除,想要道歉,奈何他出门时喻文州还赖在床上没起。

他在桌上留了早饭,却没忍心叫醒熟睡的人。

如果喻文州看到他留的早饭,应该能知悉他求和的念头吧。王杰希竟然觉得自己有那么点莫名的紧张,紧张到拿错了钥匙开门,无奈自嘲地笑笑,开了门,桌上他留的早饭没动过。

喻文州根本就不在家。

王杰希脱了外套,坐在沙发上握着手机沉默,一桌没动的早餐,桌上他留下的字条,他开始忐忑不安,开始思考自己的话是不是在两人之间造成了不可愈合的伤害。

“出差,两天后回,勿念。——喻文州”

王杰希扔开了手机失神地靠在沙发上,有些怀念他一口一句“杰希”的时候,心里泥泞扭成一片,麻痹着似乎不能愈合。

这算是……静一静,所以离家出走吗?他叹气,手机却在沙发上震动。

“到N市了,平安,勿念。”

勿念勿念,需要这么提醒吗。王杰希不爽地扔开手机,恼怒地没有回复。

 

喻文州其实真没像王杰希想的那么多,他是被夺命连环call叫起来的,出门时压根没注意桌上有人给他留了早餐。出差是个急差,本来负责这事的人出了些意外,他只能顶上。

其实他心里倒也愿意,毕竟吵了架,难免尴尬。

他觉得自己和王杰希陷入了冷战,谁也不愿先迈出一步,只能每天报平安让他放心。

忙完公事的晚上他自个去逛了夫子庙,走走吃吃的看了两艘画舫三盏河灯,总觉着身边缺了个人。流光溢彩的纷乱光影,一个人未免孤单。喻文州单手抓着小茶馓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想给王杰希打电话,就算说两句矫情的“秦淮风光好,我就缺个你”也行,手机却像知悉了他的心意,在灯火下闪亮起来。

陌生号码,喻文州叹气接起来。

“队长吧?队长我跟你说啊,N市的东西真的超级好吃的,改天你跟王大眼一起来吧!等我回去发照片给你看啊,真是……单身旅行最后一次了,唉队长怎么破,我有点紧张!我真紧张,你别笑啊!”

喻文州勾了唇角,黄少天去一个地方换一个手机号的习惯还是没改,王杰希说他这是没定性,黄少天却反驳说在一个地方待了就要有归属感和存在感。

“少天,你在N市?”喻文州觉着还真是有点巧。

“在啊我在夫子庙逛灯会队长你来过没啊真的挺好看的下次我带女票一起来好了,哎不对下次就不是女票了是媳妇了我去真不适应……”

“等等少天,”喻文州听他话里的无措和欣喜不自觉也跟着他笑,“我也在夫子庙,约个地方?”

 

喻文州搅着瓷碗里的雨花石汤圆,觉得糖放得刚刚好。对面黄少天是彻底打开了话匣子,简直一个恐婚症患者的典型范例。

“队长我跟你说,真的挺不适应的,你说以后我出来采风是不是得带着她一起啊?哎其实我还觉得挺对不起她的这么多年了都还没办婚礼,好容易今年闲下来啊,队长你来当伴郎吧!”

“你不介意?”喻文州笑了笑,意有所指。

“嗨这有什么可介意的,”黄少天搅着手里的吸管,“说起来不怕你笑话啊,她啊年轻的时候还是腐女来着,哦好像现在也是。刚认识的时候还不敢跟我说,她萌过那啥……咱俩CP啊,CP你懂吧队长,哎我去,真耻啊好耻不行了!!!”

黄少天抓了抓头发,无措的表情却分明带着宠溺。

“所以啊队长我接受度很高的!我知道你们是真爱啦,性别什么的哪有那么重要,都一样都一样!哎对了王大眼呢?你怎么自己?”

“我出差啊,他在B市。”

喻文州吃到第四个汤圆,才觉得有些撑,索性就放下托着腮听黄少天说话。侧过的脸刚好瞧见窗上的一层雾气连缀成水珠,偏想起B市的天气预报下雨降温,也不知道王杰希换没换厚衣服。

“其实哎,哎队长我直说了啊,一开始我和她都觉得你俩性格好强,你嘛看起来温和其实比谁都有主见,王大眼呢也不是个肯认输肯服软的人,你说我跟她吵架都是我让着她,你俩吵架怎么办……不过总之看你俩也不像会吵架的人啦!队长真的我过俩月要结婚了伴郎位子都给你留下了,不能推啊!”

“好啊,不过我不太能喝酒,替你挡不了多少。”

“我喝我喝!一辈子就结这一次婚喝就喝了,到时候我把现在养老的那些都请来大家好好聚一聚。不过队长,说真的你俩的红包我都留好了!你俩什么时候扯证啊?”

喻文州失笑,脑子还沉浸在黄少天说的“他们两个人都不肯服软”,可是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他明明经常言不由衷,故意矜持着理智的外壳去抵触。而王杰希,刻意迁就过他,照顾过他,所以在王杰希心里,自己怎么可能是个外人呢。喻文州忽然笑开,心说这么简单的问题,竟然花了这么久才想明白,果然已经不仅仅是当局者迷的问题。

“扯证啊,”喻文州笑得自在轻松,“夏天吧,等杰希过完生日,陪他出国。你可说好了,红包留好啊。”

 

喻文州回了宾馆,把给王杰希和他家人带的特产装箱,手机上还停留在和王杰希的短信界面。

“你回宾馆没有,很晚了,还在忙?”

“回了,明天回家了^_^”

王杰希盯着那个表情发呆,这人到底什么意思,如果不生气了,就不能加一句“杰希”?两天就是冷冷淡淡地报平安,琐事都不肯多说,遑论电话。王杰希对喻文州恼火,对自己纠结于一个称呼也是无奈,觉得自己说不出的幼稚。

他发着呆,手机却震动起来,是微博特别关注的推送,是喻文州。

他转了一条黄少天的微博。

@喻文州V:剑与诅咒一直在,还有,恭喜少天。//@黄少天V:就是这么巧在N市遇到队长了!最后一次单身旅行简直圆满,队长推荐的东西超级好吃,喂你们别说什么吃货是蓝雨的传统啊!!!无论多少年都还是剑与诅咒啊队长,还有队长,给你们最好的祝福!@喻文州V(我就不发满140字,任性[doge][doge]

下面附着一张黄少天独特角度的自拍合照,王杰希下意识拂过照片上喻文州的嘴角,他明明笑得很开心。

一时连王杰希自己都难以分辨心里的情绪,明明什么都清楚,可就是难受。

他甚至劝不住自己,开始把喻文州的出差归为逃避的离家出走。

“不想回就别回了。”

他回短信,心里叫嚣着别挑事,别折腾,可是他控制不住。

他只想喻文州与他同在一个空间里,伸手就可以触碰。

 

【14-道歉信】

 

B市的天气差N市许多,一场春雨缠绵了一天有余,夹带的寒意微末却透骨,喻文州坐在出租车副驾上与司机聊天,司机听他话音以为是外地人,他笑,说家在B市了,不算外地人吧。司机又问他是回家?他靠在窗上点头应了,司机若有所思,下意识接了句,您二环里的房子,不少钱吧?房价又涨了,能赚不少呢。

喻文州怔了怔,笑道那房子是准备住到老的,涨不涨钱也没什么干系。

其实他是倏地想起他与王杰希挑房子的时候,彼时什么事都未曾定下,不过是在确定关系后的一次比赛后,他神秘兮兮地拉着王杰希来了售楼处,挑了户型给他看。王杰希沉吟了片刻,说文州,你要是想在B市定居,我有房子。

他固执地摇头,说不一样,一起买的才算数,这叫共同财产。

王杰希抢白他,那只是房产共有人,产权人还不是一个?何况……

他的何况被喻文州堵了回去。那时候喻文州就想,这人哪来那么多事儿,明明挺浪漫的事让他说得跟做生意打官司似的。

后来定了户型王杰希又问他,说文州你确定以后来B市发展?还是先别买吧,等定下来再说?

喻文州笑了笑,从桌子底下勾住他的手,低头在合同上签下名字,笑意满满地回应他,我投资行吗?B市房价还涨你不知道吗?

王杰希被他堵得无话可说,半晌又听他说,能当以后的家最好,不能的话,我就卖了给你包结婚红包。到时候拜托杰希你B市人脉熟,给我找个好买家吧。

别胡扯,赶紧办手续。王杰希板着脸斥他,却在桌子下反握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站在家门前翻钥匙,思绪游弋,想来未免有些庆幸,得偿所愿,未曾有过错付。家门钥匙大抵是被他扔在了行李箱里,翻了许久也没找到,喻文州刚拉开行李箱的拉链,门里熟悉的灯光从门缝里流泻出来。

“回来这么晚,”王杰希站在门口,背后笼着灯光,无端生出些暖意,语气却刚好相反,平淡又冰冷,“给你留了饭,我出去了。”

喻文州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着件出门的外衣,说后半句话时正蹲在玄关换鞋。

“你干嘛去?”

“买包烟。”

“杰希,”喻文州挡在他面前,横生出一种就不让你过你奈我何的气势,声音却放软了,“我刚到家啊。”

王杰希换好鞋抬头看他,反诘:“关我什么事?”说完又有些后悔,偏过头去不看喻文州的眼睛。喻文州轻轻笑开,把行李箱扔在一边自己挤进门来,蹲下身凑近王杰希:“你不太抽烟的。”

“心烦。”王杰希偏着头,打定主意要跟他作对。

“烦什么。”

“烦你。”王杰希站起身就往外走,却被喻文州使了劲拉住,一个踉跄重心不稳就被他拉倒,跌倒时却被身后的人护住,顺势把他圈在了身前,贴着他的后颈气息温热。

“可是我想你啊,杰希。”说话时刻意蹭了蹭王杰希耳后,感觉身前人几不可见地身子一抖,才满意地笑出来。

“起来,喻文州你烦不烦。”王杰希本是想避开和喻文州说话的尴尬,看他如此,索性也抹去了出门的念头,逞强不肯服输。

“不起,”喻文州索性靠了上去,下颌搭在王杰希肩上,压着他不肯放手,“很累的。”

“你先起来,我去给你把晚饭热了。”

“不起,”喻文州依旧耍无赖,“我自己会热。”

王杰希无奈:“你这样怎么热?”

“吃饭没你重要。”他绵软的尾音贴着王杰希的耳廓,细碎的酥麻从耳廓传遍全身,王杰希终于不再紧绷着:“不生气了?”

“好像……在生气的是你吧,杰希,”喻文州笑,伸过手来解开了王杰希外衣的扣子,帮他扯掉了厚重的外套,“王杰希先生,鉴于喻文州认错态度良好,申请您的原谅。”

“别贫。”王杰希趁着他扯外套的功夫从地上站起来,帮他把行李箱拎进来,关门。回身一看喻文州含着笑瞧他,手里握着个信封递给他。

“道歉信,我真的在认错,杰希。”语气分明诚恳,喻文州眨眨眼把信封塞进王杰希手里就去了厨房。

王杰希收拾了衣服坐在沙发上拆信,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早已收拾了大半,他不过是心虚、心疼,怕自己话里没轻重真的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却又气恼喻文州逃避冷待的态度。他笑着拆了信,只看第一行就笑得无奈。

 

我亲爱的大概还在生气的王杰希先生:

很抱歉跟你吵架后出差,很抱歉因为自己的忐忑冷待你。

要知道,在离开你的两天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工作时候除外你得让我专心^_^)。

我不认为在吵架的起因上,我们有什么冲突,你在气头上的宣泄,我可以理解和原谅。也希望你原谅我的某些异样情绪,诸如忐忑和不安。

我想,我们需要一个解决办法来排除我们之间仅剩的一点揣测和不安。

所以我亲爱的王杰希先生,请接受我诚挚的邀请,在今年的夏季陪我来一次不能说走就走的跨国旅行,顺便,领个证?

亲爱的王杰希先生,我从未想与你分清你我。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不可预知的漫长未来。

                                                          爱你的诚挚道歉的

                                                                    喻文州

“所以我亲爱的王杰希先生,能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吗?”喻文州坐在饭桌旁,远远冲着读完信的王杰希微笑。

王杰希回他一记眼刀:“能有点创意吗?我亲——爱——的——喻文州先生。”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喝粥,趁王杰希不注意又加了点蜂蜜进去:“那年你给我的道歉信是从B市带去G市,虽然我的近了点,好歹也是坐过飞机的,考虑考虑勉强接受了呗?”

“我给你的那封信,你一直带着?”

王杰希问,他看喻文州道歉信从第一句就啼笑皆非的熟悉感,显然是从几年前他自己的道歉信中来的。

“带着,夹在笔记本里,”喻文州搅了搅碗里的粥,“毕竟……那是杰希你给我的第一封,情书啊。”

“是道歉信,不是情书。”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纠正他。

“好好好是道歉信,所以我们去结婚吧?”

“哪里来的所以?逻辑关系呢?”王杰希抢白他,“等你夏天不忙的时候,请个年假。还有……文州,对不起,是我错在先,我也从没有想跟你分清你我。”

 

我亲爱的大约在准备跟我说分手的喻文州先生:

请原谅我的自私,也请原谅我没有适应好恋人的角色。

要知道,在你说你与我离心的时候,我无法抑制地想要解释清楚。从G市回来,我仔细地考虑过,无论微草与蓝雨关系如何,你与我位置怎样,并不相干我们彼此的感情。

我想我们都足够成熟,分得清荣耀与爱情的界限。

没错,我承认,喻文州,我对你沉浸于不能自拔的情绪。

无论是今天站在对立位置的你我,还是将来不知如何的你我,我有足够的决心与你一同面对所有风雨和挑战——如果这一切不是来自我们彼此之间的话。

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你相信,不是离心。

在未来无论多少年的时光里一直试图让你相信,直到你腻烦不耐,直到你对我说,王杰希我信了,你烦不烦。

直到星辰斗转,月色依旧如今日。

My heart will goon,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希望得到你原谅的

                                                                                                王杰希

 

喻文州翻出这封信,王杰希只瞧了一眼就偏过头眼神游移,却被人伸手揽了回来。

“别给我看,黑历史。”

“杰希你脸红了,”喻文州凑上去恶意地吻了他的脸颊,“你当时到底看了什么才写成这个样子?”

“百度的,你别自作多情。”

王杰希推开他,自顾自把手里喻文州的道歉信装回信封,夹在书里收好。

“是吗,百度的啊,”喻文州挑着眉斜睨,“我心依旧,爱你哀戚脸上岁月的留痕吗?我不介意你老,我陪你。”

 

我所爱的,是你所有,包括与你一同流逝的岁月。

不分你我,无论过去,现在,还是不可预知的漫长未来。

 

【15-领带歪了】

 

一连串气泡从细长的高脚杯杯底升腾,冰镇过的温度在夏日里分外舒爽,身后“砰”一声开启瓶塞的声音,开酒人似乎是有些生疏,瓶内的高压顶出木塞,酒香满溢,喻文州靠在餐桌尽头,高脚杯里的酒香袅袅附着,不着痕迹地钻进呼吸。

他抬了手将高脚杯端至眼前,透过游弋的气泡打量酒会里过往的人。

他浅啜一口,酒味算不上浓烈,反倒很清新。他手上又拿了一杯番茄汁,噙着笑走了几步便停下来。

“这位先生,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他将番茄汁递了过去,对方闻声一怔,回过头来一双大小眼先是讶然又是弯下来含笑,还有那么点几不可见的无奈,那人接过半杯番茄汁晃了晃,举到半空与喻文州碰杯。

“荣幸之至。”

 

十七赛季的联赛结束后,荣耀联盟加快了改革的步伐。不说键盘网游早晚面临冲击,就只说联盟自身的推陈出新,也足够忙碌。

而王杰希终于在微草战队夺冠后回归微草,并且接手了微草的一部分股份,成为老板之一。他的半个夏季都忙碌在这件事上,与喻文州的旅行之约也一拖再拖。

不过二人都不怎么在意这桩事,同居将近一年,彼此磨合适应,这样的契约恐怕比一纸婚书更有效力。

喻文州来联盟的酒会时与王杰希打过招呼,对方只是应了。所以当喻文州透过酒杯看到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时,心里不禁腹诽,这人怎么这么别扭,这算惊喜吧,好吧,魔术师的心思你猜不到啊……

 

“杰希你一直躲在哪,酒会都大半了我才看见你。”

喻文州与王杰希隔着半米的距离,忽略话语里亲密的称呼,看过去就像是在例行公事地攀谈,笑容合宜,气氛融洽,也只有王杰希忽略不掉喻文州那一挑眉里的笑意和温柔。

“躲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喻文州失笑,却见王杰希喝了一口番茄汁就皱眉,一脸嫌弃:“你喜欢喝这种东西?”

喻文州晃晃手里的酒杯,理直气壮地得意:“我没那么快醉,你脸都红了。”

“扯。”王杰希的嫌弃转移到了喻文州身上,转身就要去拿一旁桌上的葡萄酒却被喻文州拉住了小臂。

“你少喝点,该见的人都见完了吧?不喜欢的话我给你拿可乐,”他说着把人往回一拉就松开了王杰希的小臂,“哦,可乐不适合你,可乐杀——”

“闭嘴。”

王杰希被他惹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干脆堵住他的话弃置不理回身又倒了杯番茄汁回来塞进喻文州手里:“不喝酒就一起,省得你回去撒酒疯。”

喻文州满意地笑了笑,心说自己醉了据说是挺闹的,但是撒酒疯多难听啊。想着就反去接了王杰希手里的杯子,顺着他喝过的方向贴近唇边,浓稠的红色果汁顺着杯壁流淌,他刻意喝得极慢,挑着眉眼尾含情看着王杰希,看得后者哪都不自在——怎么看,怎么暧昧。

暧昧从他唇边蔓延到空气里了,王杰希心说喻文州你怎么这么作,不作不死你懂不懂。

“杰希,你闻到香水味没?”

“嗯?”王杰希被他拉回思绪,“没,怎么了?”

“有的,恩,葡萄柚、柑橘、玫瑰、青柠檬、茉莉,尾调里还有什么水果味……好甜啊。”喻文州说着,皱着眉揉了揉鼻子,王杰希打量了一圈,他们周围根本没见个姑娘——联盟酒会里姑娘本来就少见——何况,就他喻文州能从香水里闻出他说的五种香味?那才是见了鬼了。

王杰希想着,大抵知道了喻文州打的什么主意:“想说什么你就说。”

“我们出去吧,怕你香水过敏。”他一脸担忧,王杰希腹诽,你装,你继续装。

“你就扯。”王杰希扯了扯领带,却还是头也不回地往酒会场地外的空旷处走。

 

夏季里的星子格外明晰,在难得的好天气里悬垂成一道星川。酒会场地外的角落里灯光昏暗,距离最近的一盏路灯似乎是出了故障,明明暗暗了一阵索性在一阵电流声中熄灭。

王杰希被顶在冰冷的墙面上想,灭了也好,刚好看看星星——虽然他被吻得昏昏沉沉,抱着喻文州的腰靠着墙面不住向下滑,喻文州舌尖除了酒气似乎还有点甜味,是葡萄柚,柑橘还是青柠檬?他迷迷糊糊地想着,脑子里糊成一团。

“你专心点啊杰希。”

喻文州向后撤了撤放开他的唇,得意地瞧着王杰希故作淡定地急促喘息,手却还停在他腰侧不老实地撩着火。

“你别闹,”喻文州的手被王杰希按住,“一会还得回去。”

“都跟我出来了,还回去?”喻文州笑,却听他的话安生了下来,只是把王杰希抵在墙上靠着他说话。

“你没听过别人私下怎么叫你的?联盟未来的喻主席,不回去像话吗?”

“好好好都听王总的。”

喻文州说着,手却探到了两人之间,单手帮王杰希系好了衬衫的第一个扣子,顺着扣子从领带上滑下来,停在领带夹的位置轻轻摩挲着。

“不用试了,是你送的那个。”黑暗里王杰希的声音有些底气不足,他只是想起领带夹后刻上的那句“我的魔术师,愿所有星辰为你加冕”,在星河下想想,还真是挺耻的。

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彼此抱着,不说话却只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和温度。

“文州,走吧?”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背,对方不出声,呼吸均匀,差点让他以为是睡着了。

“那……早点走早点回家?”

“行了你,再说,”王杰希没好气,在喻文州想走的时候又拉住他,拿出手机借着光打量对方,“等等。”

“你领带歪了。”王杰希伸手去帮他正,顺便理了理被自己抓得有皱痕的衬衫。

喻文州心安理得地眯起眼睛笑,狡黠的眼神闪了闪,抓住王杰希的手耍流氓:“歪了也是你扯的。”

“所以我帮你正回来,”王杰希又拿手机照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走在了喻文州前面,声音轻快,“这阵总算忙完了,文州,我们……出国去放松下吧。”

“杰希你应该说,我们结婚去吧。”

王杰希不回应他,只是加快了步伐,心里想着,喻文州这人,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tbc.


我只想出钱让他俩快去扯证



评论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