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里尔.W

筠娘‖APH东方LL可爱的女孩子‖一美佩佩包子‖有点在意陀思和库狸狸

【喻王】撮合爹妈记事

Glory雨落:

逗比,逗比,逗比,非常逗比。就随便写了个相个亲啥的,大概轻度OOC。请务必要坚持看到最后。把联盟双苏的故事写成逗比风的我是一个人?

出去千万别说这是我写的。

==========================================

微草战队里流传着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如果某个早晨,王杰希在闹钟响起时并没有马上起床,而是迷迷糊糊地一巴掌呼到闹钟上,把头埋回被子里继续睡觉的话,那一定是因为……冬休期到了。

这天正好在冬休期,也是全明星周末的前一天。清晨,在王杰希一如往常地拍了拍闹钟时,闹钟并不没有一如往常安分地立刻停止叫唤。王杰希拧起眉头,干脆利落地拆了闹钟的电池,简单粗暴。刺耳的声音如愿没再响起。王杰希舒了一口气,翻身回被窝的时候轻哼了几声,打算睡个回笼觉,把没做完的梦补补完。但他在拆掉电池的时候就清醒了许多,此刻明显消了一大半的睡意。最终他还是决定放弃睡眠,眯着眼从床上爬起来,在看到床头柜上叠得极为整齐的黑色西装时一个激灵,彻底没了起床气。

谁能解释一下我昨天的衣服去哪了?

“队长!”躲在虚掩着的门外的几个年轻队员总算是憋不住,一脚踹开门跑进王杰希的卧室,“冬休期快乐!”

虽然没明白这种快结束的假期在现在有什么值得祝贺的地方,但王杰希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指了指床头柜:“既然是冬休期,大家就不要太过约束。谁愿意说明一下我的闹钟和衣服发生了什么?”

“咦,队长,我们不是跟你提过吗?”柳非兴致勃勃地从一群男队员中间探出脑袋,“上个月末,你说过家里人要给你安排相亲。队长一直很照顾我们,所以大家都特别想要帮队长这个忙,所以……”

“所以,你们、帮我、安排了、相亲。”

“是啊是啊队长!”姑娘家没有注意到自家队长瞬间破功的表情,“而且队长,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必须要先跟你汇报一下。”

“……什么?”王杰希努力遏制住吐字时尾音的颤抖。

“因为我们考虑到,如果是队长的结婚对象的话,必须要温柔、包容、不自私、有耐心,不会介意队长经常跟女粉丝合影,而且工作忙不能经常抽空陪TA——”王杰希手抖了一抖。

“还要足够聪明,能应付并化解队长大多数时候的严肃较真的态度——”一旁的梁方开口,王杰希的手又抖了一抖。

“最重要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是个强迫症,不然接受不了队长的大小眼。”袁柏清继续补刀,王杰希的手再次抖了一抖。

“所以我们找了个男的。”刘小别结束了整场发言。

系统提示:您的角色【飞刀剑】达成成就「一击必杀」。

系统提示:您的角色【王不留行】已死亡。

“……队长你还好吗?”一直躲在最后低着头的高英杰悄悄抬头,看着王杰希几近痉挛的手。

“我没事。”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我的私事真是劳你们费心了。谁出的主意,有这个闲心不如去训练?副队怎么不管管?连英杰你也跟着他们几个胡闹?”

“队长……”

“副队去忙全明星的事了。”柳非这时显得无比胆大,坚持道,“可是队长,人家都已经大老远赶到B市了,不去见总归是不礼貌的吧?”

王杰希扶额:“你们都先出去吧……”

“队长——”

“你们别多心。”王杰希咳了几声,“我先换衣服,怎么说也得去跟人见一面,道个歉。你们几个跟着,回来再加练。”


跟对方约好的地点是某间咖啡厅,时间是上午10点。这个时间段即便不是饭点,咖啡厅里人少,职业选手的乔装也是必须的。因而王杰希穿着一身黑西装还戴着副黑墨镜,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同样戴墨镜的人,模样看上去不是间谍就是搞传销的,总之没什么好事。

隔着咖啡厅的玻璃窗,王杰希看见了咖啡厅里坐着的唯一一个和他一样穿着西服的人。那人并没有点什么食物,只是用右手极有节奏地轻轻敲击着桌面,时而偏头和坐在后桌的人说些什么。因为坐在角落,他的脸被挡在一棵不明植株后,只隐隐透出大概的轮廓来。

“我怎么觉得这人看着很眼熟?”王杰希回头看众人,众人看柳非。柳非眨了眨眼睛:“听说也是圈内人,眼熟大概……不是错觉。”

其他人都是一脸惊愕,王杰希则叹了口气:“叫什么名字?”

柳非一脸被噎住的表情:“……忘看了。”

王杰希无奈地摇摇头,径自走进咖啡厅。所有人都围上去作势对着柳非又捶又打:“人干事!赶紧看看那个人的资料!”

“诶诶诶你们别挤啊!这不就在找吗!”柳非边躲边在手机上点开网页,看清人名的那一刻,众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王杰希一身西装穿得笔挺,脸上的笑容都调整得恰到好处,神采奕奕地走进去的瞬间他站住了脚。餐厅里戴着帽子的人抬起头时个个目瞪口呆,他可以理解;都是蓝雨战队的熟悉面孔,他也能勉强接受。但在那个穿正装的人转过头来对他招手的时候,老王同志怔愣了半秒,用他堪比联盟四大心脏的大脑思索了片刻,果断得出进错了副本的结论,迅速转身退出并重进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依旧是原先那副场景,更糟糕的是副本里名叫喻文州的BOSS也愣了愣,然后摘下了伪装用的墨镜,对他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地捧上一束红玫瑰:“早,王队?”

因为BOSS一上场就放了一个大招,王杰希的大脑当机了。微草众躲在餐厅门口愣是没敢进来。

……这不废话吗被粉丝看见老脸还要不要了。

坐在喻文州那桌的黄少天和郑轩自觉走远,顺手拖走了一起来围观的李远等人。浩浩荡荡一拨人路过餐厅门口的时候,正巧看见周烨柏举着个望远镜偷窥,蓝雨和微草延续多年的恩怨在此刻通通爆发了出来。发展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围观群众十数人占了一张原本最多坐三人的沙发,一起友好地关注着彼此队长之间的亲切交流。

女服务生整了整衣服,抱着菜单微笑走来,给两人都递了一份:“两位要喝点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看也没看把菜单递还回去:“我对这里不熟悉,王队决定好了。我和他一样。”

王杰希看也没看把菜单递还回去,笑了笑:“白开水,谢谢。”

服务生嘴角抽了抽,端来两杯白水重重砸在桌面上,液面猛烈地振了振。

现在掌握着望远镜的郑轩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他们两个口味都很搭!说好的南北差异呢?压力山大啊。”

“你们搞什么啊!我们队长喜欢的可是女孩子啊!微草的人居然还伪造资料,诚信呢诚信呢诚……”黄少天被徐景熙捂住了嘴。

“怪我们咯?柳非没注意的也就一个姓名,你们倒好,连性别都无视了?”

“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们怎么可能想到……”

王杰希面色凝重地端起白开水又放下:“我没想到喻队居然是……?”

“我也没想到王队真名叫,”喻文州顿了顿,“王晓曦?”

王杰希听见了自己大脑里一个名叫“三观”的东西轰然崩塌的声音。现在多余的解释也没有必要了,事实表明纯粹就是两家恶趣味的队员开玩笑正好开到了一起去。

“喻队这么有闲情雅致,来B市放松心情?”

“哪儿的话。”喻文州笑笑,“我只是碰巧想起全明星周末的主场在微草。”

哦,人家大老远跑来也不完全是没事干的。王杰希心里的罪恶感和怨念稍稍减轻了些,但眼下的问题是他们之间除了荣耀似乎就没有别的可聊。不过蓝雨和微草两队冤家的队长和善地坐在一起聊荣耀,而且是在咖啡厅这种场合?那画面太美,想想就够了。

王杰希犹豫半晌很认真地说:“我觉得我们没有很多话题可供探讨。”

“我倒是觉得我们还有很多可以互相了解的。”

“比如?”王杰希挑眉。

“比如,”喻文州向前凑了凑,低声道,“你是被哪个熊孩子坑过来的?”


“他们两个就这么聊起来了?”梁方好不容易抢到望远镜,结果发现那桌的情景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看的。

“继续啊!吵起来或者打起来啊!”李远一边捂着卢瀚文的眼睛一边喊。

这桌的两个刚从教育的重要性谈到彼此的育儿经。喻文州朝王杰希身后那张闹腾的沙发看了看:“王队,他们让我们继续。”

“……我听见了。”王杰希没有回头,看了看手机屏幕,“时间差不多了。如果还有空,欢迎再来B市。”

“一定。”两人同时起身,喻文州和王杰希都伸出了手互相握了握,就像是最平常不过的常规赛后队长握手。王杰希想了想:“我是不是该说,下一次微草也会赢?”

喻文州笑出了声:“这么巧,蓝雨也是。所以你看,我们之间还是有很多共同话题可聊的。”


微草战队里流传着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如果某天早晨,王杰希并不愿起床,但比闹钟醒得还早,那一定是因为……这天是冬休期的最后一天了。

譬如此刻,王杰希从梦中惊醒过来。之前离奇的故事都是梦吗?虽然它的的确确在他的记忆中存在过,但从那件事发生过的第二天开始,微草的队员们对他的态度又变回了躲躲闪闪中带着些许尊敬。不过全明星周末结束后,喻文州跨越了长江黄河给他打来的一通电话,再次让他对梦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至于一年之后他们货真价实的拍拖,就是特大雾的后话了……

王杰希翻身看到熟睡的喻文州,轻轻捏了捏他的脸又掐了掐自己的。嗯,挺疼的。最后他看了看窗外高挂着的太阳,倒头继续睡觉。

管他是不是梦呢,这个人是真的就够了。

-Fin-

评论

热度(31)

  1. 切里尔.W树屿牧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