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里尔.W

筠娘‖APH东方LL可爱的女孩子‖一美佩佩包子‖有点在意陀思和库狸狸

【林方/BE/中短/完结】直到后来(终篇)

方几寒:

#哨向梗,林敬言中心
#完结章,BE
#主林方副叶乐
#文废
#和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
#满篇私设orz
#求粉求推求喜欢求评论
#BE不喜慎入
#ooc有
#不小心爆字数了嘿嘿
#祝食用愉快


————————————————————



-终篇-


张佳乐出禁闭所的那天,方锐上校终于被联盟认定为已死亡向导。

林敬言听到消息时,也只是微怔,胸腔里几乎要被一种感情撑爆了,这种感情是遗憾。

他仍能记得那个少年傻里傻气的模样,其实方锐不算是长得帅的男孩子,他只能算长得可爱的男孩子。天生自来卷,发色又有些浅,打老远看就像一只年少气盛的狮子,但又有一对亮晶晶的顽童的眼睛。

“报告少校,通讯处白言飞中尉说有找您的通讯电话。”远处跑来一个小士兵,很严谨的向他敬礼报告。林敬言看着脸上红扑扑的刚毕业小哨兵有些出神,想当年,他们也是如此,对于任何一个小任务都觉得弥足珍贵,看着兵营的一草一木都觉得新鲜,上级指派下来的命令会让自己高兴的一宿睡不着觉——总觉得刚毕业的孩子都是这样的,自己是如此,方锐亦是如此。

方锐提官比林敬言快,很快两人就成为了呼啸的正副团长。呼啸突击团是个独立团,不隶属任何的兵团,直接由联盟指派任务,派的任务几乎全是游击打法,攻其不备。

这自然是方锐的强项,也是林敬言自己最熟悉的打法。所以他们几乎战无不胜,呼啸游击团成了当时入侵者相当忌惮的噩梦。

方锐的黄金右手也是那时候出的名。

众所周知,全联盟有两个人相当喜欢玩炮弹,一个是全联盟的弹药专家每天绑着武装带到处跑的张佳乐,还有一个就是方锐——他擅长用地发非跟踪导弹对空击落敌军的飞机。他和张佳乐是两个极端,张佳乐对炮弹用的大手大脚,发二十发都不一定打中一个敌人,是掩护打法,方锐是实用打法,要么不打,要么打下来。


林敬言走到了通讯处,听到通讯处白言飞向他报告,才回了神。

“少校,是安文逸中尉。”


“方锐前辈,我还是认为应该先联络兴欣总部,以我们现在的通讯状态和前辈的身体状态来看,联络兴欣总部是最好的选择。”安文逸向来装束一丝不苟,此时看却有些狼狈。

这是他们失联的第八天,整整八日,被饥寒交迫和疲惫不堪轮番折磨,即使是最崇敬的张新杰前辈,情况也不会好吧——安文逸这样想着。期间他们不停地尝试修理通讯器,可是基本没用。不仅如此,经历了精神自爆的方锐昏迷了五天,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身体不能动了。

他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甚至连方锐亦是如此,在无人的地方,度过了滴米未进的八天。

在第九天,通讯器终于被安文逸修理的稍微能用了,可是不太稳定,时好时坏。

方锐坚持要求先联系霸图兵团,他死活不肯告诉安文逸原因,只是嬉皮笑脸插科打诨的和安文逸兜圈子。

安文逸总是很正经,无论是原来,还是现在。

“小安,你看我真诚的大眼睛。”方锐笑得没心没肺。

“方锐前辈,我坚持我的看法。”

“小安,让谁救都是救嘛这儿离霸图还近。”

“方锐前辈,我们并不能确定霸图是否有空余人员向我们救援,如果没有,我们就连接受救援的唯一机会都失去了。”

“小安,我觉得我可能坚持不到救援队找到我们了。你自己也是个向导你肯定清楚。”方锐拗不过安文逸,终于说了实话,“我的身体是精神自爆以后的精神力溃烂导致的,我的信息素非常的不稳定,信息素分泌腺也有了阻塞的问题,这对于向导来说都是致命的……你应该明白我是不是在胡说……我想再见一次老林。”

安文逸呼吸急促,依旧固执:“叶修一定会找最快的方式找到我们,我不能把唯一的机会用在你这次任性上。”

“拜托啊小安,你觉得我还能任性几次?”方锐着实是笑都笑不出来了。

安文逸好生的思酌了一阵,搭上了霸图的通讯线路。


林敬言见到了画面上的方锐。

就好像时隔一个光年,他在离开呼啸之后第一次见到他的老朋友。此时的他躺在一块平坦的地上,身上满是斑驳的血迹,作战服很多地方都是破烂的,自来卷的头发大缕贴在额头上,旁边的小安似乎被保护的好一点,可却也是这么狼狈。

林敬言想,当初的方锐是个多么意气风发的少年啊,那个时候没有入侵者,没有霸图没有呼啸没有兴欣,没有战场和战火,而方锐总是在笑。

后来呢?

眼前的这般模样,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相信。

“老林啊,我现在身体出了点小毛病,不太能动,我躺着和你说吧。”

“联系叶修前辈了吗?他派救援队找你们了吗?”林敬言皱眉。

安文逸嘴唇动了动,却还是被方锐抢了先:“联系了,老叶说很快就到。不信看我真诚的双眼。”方锐眨了眨眼。

林敬言勾了勾唇角,在身后给白言飞打了个手势。白言飞了然,开始查方锐的位置并安排救援。

“老林啊,你记得上次我和你在呼啸的事吗?是假的啊,我怎么可能是开玩笑的,我这么真诚的人。”


就好似画卷在林敬言眼前展开一样,在呼啸突击团驻扎地的后山上,那是春天,战场上少有的看到了花色,就是这个山,开了漫山的花,火红色的花,交不上名字。方锐穿着正装,咧嘴笑着。这幅图景,让自小浸淫在书里的林敬言无端想起一句词: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

“团长,我喜欢你。”方锐看着林敬言,大大咧咧的说。

“……”林敬言也是笑,不过并不搭话,只是看着他,不过眼睛里却只有花,没有他。

“我开玩笑的。”方锐眨了眨眼,被过身去也在看花。

“我知道。”林敬言走到他旁边,这样回答。


安文逸额上全是汗,他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老林啊,你总是看书,我不太喜欢那些劳什子,但是有句话我记得挺清楚: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说的就是我们吧。也对,战争是会结束的,谁愿意总是与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一辈子。你这么好看,过两年儿再找个好看的女孩儿,最好是个向导,战争一结束就结婚,生个娃儿认我叫干爹,多好。”方锐的声音有些小,隔着不太好的电信号传过来,林敬言听不真切,就连画面上的方锐都有些模糊了。

“别乱讲,和交代后事一样,祸害遗万年你还死不了,给自己点信心。”林敬言说。

“是啊祸害遗万年。”方锐也想笑,可他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在向外流失,“老林啊我还没到三十……为什么要打仗呢?为什么我是个向导就一定要参军呢?”

“方大大,你现在在哪个位置啊?”林敬言叫着原来的外号。

“怎么,还想来亲眼看我咽气啊?”方锐笑弯了眼睛。

“小安,方锐的身体状况?”

安文逸犹豫了一下,在通讯器的视野外看了眼方锐,叹气:“一切正常。”

林敬言被埂了一下。

方锐渐渐的闭了眼,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林敬言提高了声音:“方大大,别闭眼!”他的心一下子揪起来了。

林敬言有些纳闷,他并不喜欢方锐,为什么揪心的感觉他吃来了个十成十。

“没有……”方锐依旧嘟囔,却终究是没有了睁开眼的气力。他自己可以感觉到,信息素已经停止分泌了,精神力也收不住了,很快,当精神力流尽的那一刻,就是他真的不行了的时候。

他挣扎的张开了眼睛,紧盯着通讯器的屏幕,用视线当笔,描摹着林敬言的模样。

眼镜,军帽,肩章,喉结,微微弯起的唇角。

“方大大,你先别睡,听我说,战争结束后,我一定愿意的。”林敬言说的模棱两可,可他相信方锐一定听得懂,“我不是乐乐,不会这么冲动,但我是认真的。”

方锐有些虚弱的歪在地上,对着通讯器眨了眨眼:“好啊,等我回去就找你,现在我想先睡一觉,我真的好累啊,林大大看我真诚的双眼,我过两天就去。”

“好,我等你。”林敬言眼睁睁地看着方锐眼皮慢慢的合上了,许久,他听到安文逸说:“精神力溃烂,信息素分泌腺阻塞,精神图景破烂,失感,精神力泄漏,方锐前辈走了。”

林敬言失神,半天没有回应,连白言飞说找到他们了,林敬言也没听到,他起身,恍惚地向外走。

始知不是不喜欢,是知道的太迟了。

终于,他倒在了通讯处的门口。


林敬言猛地惊醒。

又是这个梦,自打他退役,他几乎每天都做这个梦,时而是片段,时而从头做到尾。

是啊,林敬言退役了,战争还没结束,他就退役了。

因为他失感了,他失去了一切哨兵的优势,化为了一个普通人。

方士谦前辈说,他这是受了刺激,有朝一日是可以恢复的。

可林敬言还是退役了,他觉得战争真的挺没意思的,那一亩三分地,脚下踩的是人的腐肉,呼吸的是人的鲜血,视线所过之处满是疮痍。

多么难过。

林敬言和叶修韩文清不一样,他不是天生的军人,他到底是受不住生离死别。佛说这世上最苦脱不出六个字:怨憎会,爱别离。

只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尸骨已寒方然悟,大梦初醒为时晚。

他并没有像方锐希望的那样,找一个好看的女孩儿,最好是个向导,结婚,生个娃儿,认方锐做干爹。

他始终是一个人,他在等战争结束,方锐回来。

太迟钝了,他等的人啊,回不来了。


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

下场莫不过是个生老病死,终不得相见。


-END-



#终于end了有点小激动
#这章好长,和前三章加起来差不多
#和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我以为老林一直都不会喜欢方大大,但最后还是喜欢了,是顺理成章的那种,我写的时候,自己都拦不住老林的喜欢。可是到底人死了啊,你喜欢到感天动地也抓不住他了。
#多么悲伤的隐喻。
#说多了又嘿嘿
#感谢非常支持我的你们,对于我已经有20个粉了这件事我有点飘飘然
#其实起初我只不过是缺钱了,觉得卖本好像挺好,就来了,想梗不过一瞬间的事,写还真的有些累,不过喜欢。后来我觉得我虚荣了,我发上去文,然后整夜的守在手机前面,一遍一遍的刷新,看着攀升的红色数字,其实也不多,但是就是这么想看。我觉得每个写手都很喜欢这种感觉——别人看着你的文字的感觉,别人喜欢你的文字的感觉,别人喜欢你的感觉
#又说多了orz……
#不知道下篇更什么,在考虑点梗嘿嘿,我考虑一下昂,有梗的回复一下呗
#这儿依旧是字凉之的方几寒,爱着我的春一的方几寒xx

评论

热度(24)

  1. 切里尔.W方几寒 转载了此文字